funPoint 数位观点 | 知识型网红的侷限

0319-3

近期『知识型网红』在台湾成为火热话题,幽默风趣的频道主、配上博学多闻的影片内容,俨然成为新一代的神明。

但在 2019 年一月,订阅数达五十三万的囧星人宣布引退。『囧星人』频道从 2013 开始经营、2016 正式全职投入,期间尝试过订阅制、配合 YouTube 演算法改变影片形式,但最终选择寻找正职淡出 YouTuber 界。

而突破两百万订阅的阿滴英文,近日也在 Dcard 遭网友质疑,频道的娱乐影片越来越多。这说明频道大型化后,知识与娱乐间的兼顾开始出现挑战。

扣掉汎歌集团千金那种砸钱给专业行销团队成为网红的特例。究竟「知识型网红」是否是个能够长久经营的事业呢?

基于以下的原因,funPoint 数位观点认为『知识』与『网红』在本质上有所互斥,使其有周期侷限以及瓶颈。

碎片化学习的弔诡:着名的中国知识付费品牌『逻辑思维』,推出『得到』App 在两年内获得六倍的户成长,但是日活跃用户仅仅增加两倍。 这显示订户没有完善的利用碎片化的时间。 虽然创办人罗振宇主打『碎片化时间、碎片化学习』,但知识的内化其实是需要系统性的学习。虽然『碎片化学习』能提供娱乐与成就感,但能否真正的提供知识,这边要打上一个很大的问号。事实上,美国麻省理工、台湾的交大、台大,在十年前便开始将课程免费放在线上供人观看。真正有学习需求与动力的人,便会选择补习班或是线上学程等系统化的课程。所谓碎片化学习的消费者,实际上就是对娱乐性较看重的消费者而已。

演算法是无情的老板:在2018年六月,一位有着三千万订阅的 YouTuber『 Rubén「El Rubius」Gundersen』,宣布需要离开一段时间,引发了一连的 Youtuber 谈论自身受到的焦虑与压力。包含有着六千两百万订阅的 PewDiePie 也表示『感觉自己被掏空』,演算法不需要遵守劳基法,而且善变莫测,只会全年无休的要求生产更多的内容去餵养受众的眼球。

情绪劳动的累积压力:网路社交媒体影片与一般电视节目最大的差异,便在于能与粉丝密切的互动。然而,正因为如此,YouTuber 便需要无边界的与粉丝沟通、不间断的处理各种的私讯与留言。平台没有保镖,网路也没有界线,YouTuber 必须要面对长时间的情绪劳动,对心灵的健康维持可观的压力。
个人与品牌形象之间难以维持一致性:随着压力与疲劳的累积,加上受众的扩大,网红产生公关危机在所难免。而由于网路上的言论都会留下纪录,使得言行的不一致会被放大检视。

娱乐性 YouTube 会发生的公关危机,大抵上与娱乐艺人类似。但知识型网红还需要面对『不够专业』的公关危机,太多的知识错误会瓦解自身的频道魅力。但经营大型频道与学术研究两者很难兼顾,知识型网红终要面对自身专业其实是综艺这回事。

总合来说,网红本身就是一种新时代的艺人、观看知识频道缓解的是对知识的焦虑。然而远离知识源头的网红,最终要面对:单纯整理资料并解说与真正的研究教学,依旧有着不可逾越的差异。试图营造专业的光环形象,容易随着追求受众的扩大而烟消云散。

随着无情的网路记录着你讲过的一字一句,幕前与幕后之间的布幕消失,没有神明可以在此伫立太久。

 

参考资料:https://s.tenmax.io/LwwoY
延伸阅读:https://s.tenmax.io/gh9zx


cacaFly 成立于 2009 年,为台湾第一大数位媒体广告代理,2011年与 Facebook 取得独家广告代理,之后陆续取得 Instagram、Microsoft、Google、LINE 全产品、Spotify、Twitch、TenMax 原生广告…等广告代理权,成为专业数位广告经销商。

于 2015 年整合资源,成立云沛创新集团 (funP Innovation Group),目前旗下有四间台湾子公司,分别为 cacaFly、adHub、TenMax、BeingDigital,并开拓海外市场,陆续在日本、泰国、马来西亚、越南等地设有服务据点,提供亚洲地区跨媒体与整合性的数位行销服务。

cacaFly Malaysia 目前提供 Facebook、Instagram、Google、YouTube、TenMax等 广告媒体操作服务,若您需要广告投放上的建议,或欲知更多数位行销课程详情,欢迎与我们的专业团队联系,可pm cacafly Malaysia Facebook 或电邮 admin.my@cacafly.com.my

 

返回頂部